层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层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朱棣相砚识状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7:13 阅读: 来源:层架厂家

早春三月,大明帝京金陵,经过四年“靖难之役”的明成祖朱棣,终于登上皇帝宝座。初登大宝、百废待兴,朱棣决定开设恩科,海选天下良才。

四月十六就是殿试开始之日,各州府县推荐的一千多名举子齐聚金陵。京城中的十几家客栈为了招揽生意,争夺举子入住的商战打得如火如荼。

金陵城中最大的客栈高升客栈,自然也不甘落后。这天,高升的老板钱老广正为没有好的揽客点子急得团团转,对面大街上忽然传来“喀喀喀”敲击卜卦竹板的声音,钱老广心头一亮,立马备了大礼,坐着马车,来到了狗儿胡同刘铁口家。神相刘铁口独眼黑须,圆圆的脑袋大出常人一倍。他在金陵城中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被誉为“京城第一铁口神相”。

当初刘铁口也是一落魄举子,因殿试未中,无颜归家,在高升客栈生了场大病,幸亏钱老广帮他请医问药,才捡回一条命。可这场病后,刘铁口就被 高烧烧坏了一只眼睛,他也索性断了科考念头,这 些年一直在金陵城中靠给人相面度日。不曾想,他 相面还相得奇准,很快声名远扬,十几年后,他已经 在铁狮子胡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了。

刘铁口听了钱老广的请求,呵呵笑道:“不就是 给住在高升客栈中的举子们免费看相吗?这点小 事,您放心好了!”

刘铁口声名在外,参加殿试的举子们听说入住高升客栈,就可得高人指点,都纷纷跑到钱老广这里预定房间。不出半月,高升客栈的三百多个房间就被抢住一空。

钱老广为了稳住举子们,就叫刘铁口每天只相十人。这天,刘铁口正在看相,就听客栈天井里有人嚷道:“黄先生,您测字太准了,帮我看看,我今年能否高中?”

那举子话音未落,就听一男子道:“测金一两,不准退款,莫抢莫抢!”

刘铁口一听高升客栈中又来了一位同行,连忙走出客房一看,只见天井正中放着一张八仙桌,桌边高背椅里端坐着一个中年人,这人身穿白袍,头戴儒巾,一双眼睛,凌厉逼人。

刘铁口相面的幌子已经挂在了高升客栈门口,这姓黄的跑这来搅局,分明是不把他刘铁口放在眼里。刘铁口正要发话,钱老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咣”地一敲八仙桌子,对测字师道:“谁叫你在这里摆摊测字的?走,快走!”

没想到这黄先生却“哼”一声道:“不论名声大小,能者为师,难道有他刘铁口在,就不许别人测字不成?只要举子们一人给我写上一字,我就能测出他们今年殿试能否高中!”

人住高升客栈的举子共有三百多名,他们早就对刘铁口一天只看十人的臭规矩不满。听到黄测师打的保票,一百多名喜欢凑热闹的举子们“呼啦”一声,将他的八仙桌子团团围住,纷纷嚷着要测问前程。

刘铁口也想一探虚实,他对钱老广一摆手道:“好,既然黄先生如此有信心,就叫大家一人写一字测测。”

钱老广一见刘铁口点头,也乐得顺水推舟。他命伙计取来一沓白纸,叫举子们在纸上各写了一个字。不大一会儿,一百多张纸就交到了黄测师手中。黄测师草草看了一下,就把这沓纸“啪”地全扔到了桌上,然后用不屑的语气道:“测字不留情,留情不测字,各位恕黄某人嘴冷,写字的这些举子恐怕都与金榜前十名无缘!”

这些测字的举子们仿佛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一个个都愣住了,突然,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不准,不准,还是刘铁口相得准!”

刘铁口摆手制止了众举子的喧哗,转头对钱老广道:“还是请钱老板辛苦一下吧!”刘铁口的意思是叫钱老广带着伙计,敲开两百多名闭门苦读的举子房门,叫他们一人写一字,然后送下来再给黄先生看看。

也就一炷香的时间,两百多张写着墨字的纸就被伙计们送到黄先生手里。

经过黄测师的挑选,有三张纸最后被挑选了出来。那三张纸后面,分别写着三个人名——即墨县管仁合、楚雄关名士邵千秋和蜀中才子应天鼐。

这三个闭门苦读的举子被请下楼来,看着这三人鹤立鸡群的样子,那些嚷着黄测师测字不准的举子们也哑巴了。

刘铁口逼问道:“黄先生,可他们谁是探花、榜眼,谁又是状元呢?”

黄测师对刘铁口一抱拳道:“我虽然已经算出这三位举子必定高中鼎甲前三名,可是金榜上的排序,却要他们各自再写一字才知道!”

应天鼐个不高,可是豹头环眼,气定神足。他想了想,提笔写了一个“利”字。然后抱拳说道:“请黄先生给学生测一下!”黄测师点了点头说:“你应该是第三名探花郎!”

这个“利”字一边是禾苗的禾,一边是一把立刀,应天鼐为什么写出了一个“利”字就排在了第三名呢?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应天鼐写字求测,谈起预测,都离不开《易经》,《易经》上写着——元亨利贞。元是第一,利排在第三位,这就已经说明应天鼐在金榜上的排序了!

管仁合高高瘦瘦,他也觉得这测字游戏挺有意思,他想了想,也提笔写了个“利”字。然后抱拳道:“黄先生,请赐教!”

邵千秋见前两人写的都是“利”字,他也乐得从众,一个“利”字写得龙飞凤舞。

黄测师看完两个相同的字道:“管仁合应屈居榜眼,而邵千秋绝对是本届殿试的状元!”

黄测师见众举子不信,又道:“本测师将从两方面给大家解释我的结论!”

先看他们的名字——管仁合。古语说得好: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怎么看,地利的“利”字都排在中间。可推断管仁合为状元和探花之间的榜眼。而邵千秋的名字更好解释——利在千秋。利字排在最前面,邵千秋自然就是状元。

刘铁口皱眉道:“这套用《易经》、俗语和成语的解释,只能说是很勉强!”

黄测师面不改色,继续道:“各位举子再看——应天鼐写的这个利字右边的立刀太小,与左边稻禾的禾不匹配,换句话说——刀小难于割倒旁边成熟的稻禾;邵千秋写的这个利字左右字形配合得度,右边的立刀不大不小,正好可以割倒左边的稻禾。而邵千秋写的“利”字旁边的立刀够大,割倒稻禾,取得功名应该不费吹灰之力了!”

刘铁口嘿嘿讥笑道:“一个举子十年寒窗,从写的字就能看出其学问,你通过分析他们写字的功力,再断定他们是否能鱼跃龙门的办法我也会!”

黄测师冷笑道:“那就请不服气的刘先生也测一测?”

“我测的结论和黄先生不同!”刘铁口道,“应举子提笔写了一个‘利’字,这就说明他做官做人念念不忘的都是利益;而邵千秋和管仁合人云亦云,没有主见,亦非治国大才!” 黄测师听刘铁口说完,先是一愣,然后讪笑:“夸夸其谈,莫非刘先生已经黔驴技穷?” 刘铁口气得一跺脚:“请钱老板派人把举子们的砚台都拿到天井中,然后摆成一排,刘某不用相人,只要看看砚台,就能知道他们谁能高中鼎甲!”

客店中的举子听完相砚定鼎之说,不由议论纷纷。钱老广也愣住了,这刘铁口相面确实有一套,但是单看一方方冰冷砚台,就知砚台主人能否高中,这也太不靠谱了!

为稳妥起见,钱老广将刘铁口拉到一边,低声道:“刘先生,您真有把握?”

没有金刚钻,谁敢揽那瓷器活?刘家祖传的就是做砚手艺,相砚那可是刘铁口压箱底的绝活!钱老广一见刘铁口胸有成竹,急忙派伙计去准备,半个时辰后,高升客栈里住的三百名举子的砚台就被悉数取来,放在客栈天井里,摆成了一字长蛇阵。

刘铁口站在砚台前,好一番挑拣,最后取出三方道:“这三块砚台是哪三位举子的?”

这三方砚台的主人分别是梅县的朱萧、南平镇的黄骅和瓦桥关的侯金刚。

黄测师还以为刘铁口的相砚之术有多神秘,他一看被挑出的三方砚台,顿时噗嗤”笑了。

梅县的朱萧面色如蟹黄,他用的是一块极普通的黑石砚台。南平镇的黄骅扫帚眉,大嘴巴,他用的砚台更不起眼,就跟霜打的老茄子一样,灰不溜秋,丑得出奇。而体壮如牛的侯金刚用的砚台更诡异,竟是一块重达百斤的铜砚台。

刘铁口见黄测师嘲笑自己,便指着砚台解释道,朱萧用的那块黑石砚台虽然极为普通,可是质地坚硬如铁,经过他很多年的研磨,已经凹下去一个大坑。不用想,在这些学子当中,朱萧用功为第一。

瓦桥关的侯金刚用的是一块一百多斤的铜砚台,这铜砚台不仅可以研墨写字,更是他的独门兵刃,不用想侯金刚是勇力第一。

而黄骅用的砚台看着不起眼,可那是一块名砚,上面还刻着前朝宰相邱问道的提款——赠弟子黄骅。很显然,黄骅是邱问道的学生,邱问道才高八斗,他的学生自然也差不离!

黄测师见刘铁口说完,道:“那么他们三个谁才是真正的状元呢?”

刘铁口想了想说道:“如果我分析得不错,这三个人都应是状元之才!”

殿试只能有一位状元,刘铁口竟说他们都是状元,这也太可笑了。

黄测师笑罢道:“今天各位举子作证,十天后,殿试榜单公布,孰对孰错必见分晓!”

刘铁口想都没想就说道:“如果本人算错,在座的各位举子都可去砸我的招牌!”

一眨眼,殿试开榜时间就到了,邵千秋果然高登榜首,成了状元,管仁合是榜眼,应天鼐是探花。朱萧只考中了第八名进士,黄骅第23名,而侯金刚竞考到了百名之外。

显然,刘铁口错了!面对嘲笑之声,刘铁口面如关公,闭门不出,再不敢给人相面算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年过去,幽谷关的总兵裴大虎因为克扣军饷事发,朝廷意欲降罪,裴大虎为了保命,举起了废帝大旗,在幽谷关领兵造反了。

朱棣手下不乏能征善战的将军,可是他们不是镇守边关,就是在外地剿匪灭贼,想要起一支兵马征剿裴大虎,朝中一时没有可用之将。

朱棣思前想后,决定再开一武举恩科。胜出的武状元任扫平幽谷关的元帅。

别看侯金刚文笔非其所长,可他把那块铜砚台当做独门兵刃,竟然横扫天下的武举子,最后成为扫贼的元帅。

剿灭裴大虎,必须出师有名。朱棣命手下的文臣们各写一篇剿匪檄文。

朱棣的圣旨颁下,满朝文官和翰林院学士们苦苦琢磨,三天后,檄文写出六十多篇,朱棣一一看过,最后还是朱萧的胜出。

檄文写出后,派谁送去呢?送檄文的任务可是九死一生。没想到,竟是黄骅挺身而出。

黄骅手捧檄文来到幽谷关,对着裴大虎声色俱厉地一宣读,裴大虎听到一半,身上的冷汗就湿透了衣服。黄骅刚把榜文读完,穷凶极恶的裴大虎一脚踢翻了帅案,大叫道:“杀,杀,把这个黄骅给我乱刀砍了!”

面对冷森森的钢刀,黄骅镇定自若,他高声道:“圣上命我为幽谷关的将士带来口旨——首恶必办,胁从不究,尔等速速投降,否则天兵一到,幽谷关必将灰飞烟灭!”

裴大虎见手下踌躇不前,他猛地抽出刀,冲上前,一刀削下了黄骅的人头,鲜血喷溅中,黄骅的尸身却屹立不倒!

侯金刚领着手下的明兵围住了幽谷关,裴大虎闭关怯战,眼看着城内的粮食告罄,城中饥饿的兵将们呼啸一声,杀进了帅府,最后裴大虎被乱刀砍死,幽谷关的叛乱终告平息。

朱棣论功行赏,追封黄骅为孤忠侯,忠心第一。朱萧升为吏部尚书,笔力第一,侯金刚被封为镇国侯,勇力第一。

朱棣封完这三人的官职,不由顿悟,三个第一不就是三个状元吗!不管怎么说,这三个第一都是货真价实,可比那些光会摇笔杆子的书呆子强多了。

高升客栈中的那个黄先生原来就是朱棣所扮。为了考察参加殿试的举子们的学识,他化身为测字先生,挨家到各客栈为举子们测算前程。其实谁是状元,还不是他皇帝说了算?当初他还嘲笑刘铁口不自量力,今日才知道自己对于人才的理解,实在褊狭。

朱棣很聪明,他可从三个举子写字的功力,推出他们的学识与造诣。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些用眼睛能看到的东西都只是表象。古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紧要关头,谁是可用之才,才会一目了然。

朱棣准备亲自去狗儿胡同一趟,他要亲自向刘铁口去讨教相人识士之策,他还要封刘铁口一个名号,那个名号就是铁口状元!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