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层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0煤企或出局上网电价再度面临下调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3:43:39 阅读: 来源:层架厂家

30%煤企或出局 上网电价再度面临下调

编者按:水电煤油气皆非小事,事事关系国计民生。中新网能源频道通过“能源周刊”系列报道,从国家政策,到百姓民生,从国际能源纠纷,到国内市场波动,梳理过去一周的能源要闻,回顾值得记忆的能源故事。

去年,煤价继续走低。而这也为上网电价的下调再次带来契机。多地电厂负责人证实了当地物价局正就上网电价下调事宜进行调研。

而对于煤炭产业面临的困局,专家指出煤炭产业面临困局的根本原因是产能过剩,未来30%煤企或出局。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后,国内的核电项目审批被全面叫停。近日,有专家表示,假若要大规模的发展核电,内陆核电便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内陆核电重启取决于政府对核电规模的限制。

近一段时间来,我国光伏行业持续回暖。而这股春风也将致力发展光伏产业的汉能集团李河君推上了中国新首富的位置。

2月5日经济参考报:上网电价下调再度提上日程 电企或减利473亿

记者从市场研究机构安迅思获悉,上网电价下调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多地电厂负责人证实了当地物价局正就上网电价下调事宜进行调研,幅度有所差别,最高或在0.03元/千瓦时,具体下调时间尚未最终确定。业内人士认为,一旦下调落实,整个电力行业利润或缩减超473亿元,本就深陷寒冬的煤炭行业也将再度承压。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上网电价下调再度提上议事日程,或与电力行业利润丰厚有关,某种程度上或是为了配合电力体制的改革。但国家发改委等部门适当下调上网电价,补贴财政收入亦有可能。故此次电价的下调,可能会以资金补贴等形式体现,而非煤电联动。

“上网电价下调消息已基本确定,但时间与幅度待定。具体下调幅度应视火电企业的盈利情况及当地的煤价而定。国家层面一直担心煤电联动导致电企压煤价,更令煤炭企业深陷泥潭,故一直没有实施。但从近两年国内煤企的经营情况看,供过于求才是煤价下跌的根本原因。故国家层面为了平衡各方利益,才有了下调电价,利润上缴国库的决定。”广东某电力企业负责人表示。

山西、江苏、福建等地电厂也证实,目前物价局均就上网电价下调事宜进行调研,关于上网电价下调的消息基本属实,但时间与幅度还没确定,最高可能达0.03元/千瓦时。1

2月4日华西都市报:“新能源大王”李河君首超马云夺中国内地首富

2月3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5星河湾胡润全球富豪榜》,比尔·盖茨以财富5200亿元蝉联世界首富,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卢家族以财富5100亿元紧随其后;沃伦·巴菲特财富4600亿元位列第三。前三位财富增长总和达到3000亿元,平均每分钟增长60万元。

在中国富豪中,李河君以1600亿美元财富战胜马云和王健林,成为16年来的第12位中国内地首富,去年刚刚超越王健林成为中国内地首富的马云,今年则屈居第三。

上榜的富豪(包括家族)中,居住地显示为四川的有9位,从事行业覆盖房产、乳业、医药、酒业等,总财富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2月3日中国经济网:专家谈煤炭困局:30%煤企或出局 哪能傻子挖煤都赚钱

今日,能源国策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教授做客中国经济网《经济热点面对面》栏目时指出,煤炭产业面临困局的根本原因是产能过剩。他认为,煤炭消费比重下降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对现有的产能造成挑战,另一方面又能够促进煤炭产业技术进步、转型升级。

“煤炭产业目前出现的问题,直接原因是市场供大于求矛盾突出,而供求背后的问题主要还是产能过剩,这是问题的根源。”岳福斌说。

“煤炭消费比重下降之后,我认为预期大约会有30%的煤炭企业永远不会盈利,同时还应有30%的优势企业转型升级一步一步上台阶。天下哪有傻子挖煤都赚钱、外行投资也赚钱的道理!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不应成为常态。”

岳福斌认为,现在是有关部门出台鼓励性政策的最好机会,要加大对神华、中煤、陕煤、伊泰等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大型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政策支持力度;优势企业要抓住这次时机,加快发展;同时要加强落后企业退出政策的进一步完善,促使该类企业有序退出。

2月2日长江商报:我国内陆核电站项目或将解冻 专家称为治理雾霾

核电重启一直是2014年新能源领域的热门话题,国家高层也曾在多个场合放出我国核电重启的积极信号。12月4日,国家发改委核电司司长刘宝华更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

然而,湖南、江西等地的内陆核电站已投入巨资筹备多年,仍未破冰重启。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后,国内的核电项目审批被全面叫停。次年,国务院明确“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地核电项目。

戛然而止的建设带来了投资的中断,据公开资料,截至2011年年底,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前期工作投入已达38亿元,江西彭泽核电项目截至2012年5月底的公开数据是,累计消耗资金已经高达34亿元。

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在核电重启的大背景下,内陆几个核电站再次看到了上马的可能。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此前国家高层已多次强调核电重启,目前来看,福建福清二期、辽宁红沿河二期和山东石岛湾CAP1400国核示范工程有望最先得到重启批复。

按照之前的规定,内陆核电并不在“十二五”规划里。“理论上说,沿海核电无法布局才会选择在内陆,且肯定是优先选择江河比较发达的地方,假若要大规模的发展核电,内陆核电便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内陆核电重启取决于政府对核电规模的限制。”林伯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有业内人士表示,内陆核电在“十二五”期间被冰封,2015年是“十二五”的最后一年,意味着内陆核电已经进入到了解冻期。

江苏重型剪断机

甘肃回收旧空调一般多少钱

福州帆布包定制

相关阅读